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怎样的家族恩怨毁了钢铁巨人
欢迎订阅手机青年报,移动用户发送qnb到10658000,每天资费不到一角钱。
http://www.youth.cn    2014-04-14 08:29:15    中国青年网

  2003年的一声枪响,让22岁的李兆会被迫开始了企业家生涯,接掌了这家万人规模的钢铁企业。但他的心思显然不在钢铁主业上。十年后,这家原本有望成为第二个沙钢的民营钢企,近日陷入了被破产重整的危局。

2003年的一声枪响

  2003年1月22日上午10时许,冯引亮持枪走进海鑫集团董事长李海仓的办公室。11时30分左右,冯开枪将李海仓打死,然后把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八十年代初期,冯曾是闻喜县东镇的首富,后因经营不善日渐潦倒。报纸上登出的结论是“冯因屡次欲将自己承包的土地转让给李海仓,未果,遂起杀心”。

万人企业的继承问题

  当时43亿元资产、员工万人的海鑫钢铁面临着继承问题。海鑫钢铁是一家民营企业,李海仓的个人占股达到90%,家族在其中的地位自然无法忽视。

少主继位,老臣辅佐

  在海鑫钢铁,经过家族会议提议、政府考核认可、说服外部法人股东,财产继承人与企业接班人最后合二为一。一个中国式的继承,“少主继位,老臣辅佐”。于是22岁的李兆会开始了他的企业家生涯。

22岁的董事长

  “最后决定了由我出面来做。……我想我作为我父亲的长子,既然这样做对这个企业有利的话,我自己22岁以前无忧无虑地生活,可以啦,人生也就60年,22岁就这样过去已经可以啦,我父亲还有很多未尽的心愿,要我们下一代来完成。”于是22岁的李兆会扛起了海鑫钢铁的大旗,成为了公司董事长。

两年让产值翻番

  之后两年里,李兆会使海鑫的产值几乎翻了一番。外界对此有两种不同的看法。一种是肯定李兆会的能力,另一种则是“机遇”论,认为李兆会正好赶上钢材需求旺盛的好年景,如果是李海仓仍在的话,“能让企业10倍地增长”。

把创业老臣“挤”出管理层

  有媒体报道,在这两年时间里,李兆会先后将李天虎(其五叔,原海鑫总经理)和辛存海(原海鑫副董事长、书记)“挤”出海鑫权力层,从而完成了自己对海鑫的绝对控制。

对资本市场表现出极大热情

  与父辈苦心经营实业不同,李兆会接班以后,大力推行多元化经营,对投资表现出了极高的热情,活跃于资本市场。不过李兆会表现的像个财务投资者,在其投资的众多企业中,民生银行、光大银行、兴业证券、山西证券都是在其上市之后便套现离场,对中国铝业、益民商业、兴业银行、鲁能泰山等上市公司的投资也是快进快出。

入股民生银行

  李兆会在资本市场上最令人称道的,是2004年入股民生银行成为第十大股东。2007年的胡润百富榜中,李兆会因持股民生银行身家飙升至85亿元,身家较2006年暴涨了112%。然而据一位海鑫内部人士透露,这起投资的功劳主要不在李兆会,而在其父亲李海仓。李海仓生前担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而民生银行最初的“背景”就是工商联,李海仓曾担任民生银行董事。“民生银行的交易在李海仓生前就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只是披露出来的时候李兆会已经接班了而已。”该人士称。

结盟鲁伟鼎 联合史玉柱

  在资本市场上,李兆会还结识了万向少帅鲁伟鼎和大佬史玉柱。在二级市场上,李兆会鲁伟鼎二人合作主导了多笔交易。2013年,李兆会还与大佬史玉柱合作,二者包揽了辽宁成大投入新疆宝明油页岩综合开发利用的18亿定增项目。

最年轻的山西首富

  通过在资本市场上的一系列闪转腾挪,李兆会的财富不断增加。2008年胡润百富榜出炉,125亿元的财富让李兆会成为最年轻的山西首富。而6年前,2002年其父李海仓以16.14亿元首次上榜。

心思不在钢铁主业上

  不同于在资本市场上的活跃,李兆会对钢铁主业的兴趣似乎不大。2003年至2008年的钢厂大投资时期,李兆会没有投资更换设备扩大钢铁产能,海鑫钢铁的高炉至今仍然只有6座,与其父李海仓时代相当。“比如环保节能减排投资1000万,三个月就能收回来,他连1000万都不投”一位海鑫钢铁的中层管理者称。

政商关系冷漠

  与父亲李海仓不同,李兆会很少和政府和行业组织打交道。除了政商关系冷漠,海鑫钢铁与当地企业的关系也大不如前。执掌海鑫钢铁后,李兆会常年呆在上海、北京而很少待在闻喜县。债务违约曝出以后,李兆会行踪不明。

海鑫钢铁债务违约 高炉停产

  今年三月,有媒体曝光称海鑫钢铁超30亿元债务逾期未还,且亏损严重,拖欠工人工资数个月。多座高炉已经停产,现在钢铁已经不外卖,生产的只是偿还以前的欠货。闻喜县银监办相关负责人称,海鑫钢铁体量太大,除了媒体爆出的工商银行30亿元逾期贷款,海鑫钢铁还欠下民生银行、光大银行等近30家银行的贷款,具体债务尚不得而知。

银行抽贷

  海鑫钢铁所在的闻喜县银监办人士透露,海鑫的负债情况,对这家企业虽不足以产生致命伤,但有一家银行把贷款抽了,造成公司资金流动出现问题。

史玉柱:银行不要落井下石

  作为李兆会的合作伙伴之一,史玉柱对银行的抽贷行为做出回应:“银行抽贷40亿,导致其流动性出问题;15%贷款利息,导致其负担较重。”史玉柱称,“对八零后年轻实业家,社会还是要包容。对其上万名工人,大家还是要爱护。政府和社会,应鼓励海鑫钢铁继续正常生产,而不是落井下石。”

海鑫已成“空巢”

  李兆会接班后,把六叔李文杰请到海鑫坐镇,而近年来李文杰逐渐从海鑫的管理层消失,李兆会的妹妹李兆霞被认为是实际上的控制人,但李兆霞目前已在上海结婚生子,回公司的时间很少。李文杰、李兆霞相继撤离,李兆会又醉心投资业务,曾经盛极一时的海鑫集团在闻喜的总部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一个“空巢”。

李家开会选新帅

  李家近日已经召开了家族会议,决定由李兆会的五叔李天虎重掌海鑫。后者曾为海鑫钢铁的总经理,但在李兆会执掌帅位后,这位颇具才华的实干家曾选择另谋出路。

地方政府介入 多家企业有意收购

  目前政府已派多个部门人士到海鑫钢铁值守,政府方面正着手解决海鑫钢铁当前困局。陷入困境中的海鑫钢铁引起了同行的兴趣,目前已有来自河北和山东的钢铁厂与海鑫钢铁接触,有意通过各种方式合作、重组。

成龙撮合姻缘

  女星车晓于2010年1月25日在山西闻喜县风光嫁给李兆会。两人的交往十分保密,就连李家人也是办好事一个月前才刚刚知道。两人秘密交往一年多,“媒人”竟然是成龙。一位知情人士称,车晓与李兆会认识是在2009年年初成龙的一次饭局中。

传离婚付出3亿代价

  李兆会和车晓的婚姻只维持了两年,2012年二人离婚。有媒体称二人离婚是因为李兆会结交了女演员程媛媛,而车晓通过这次婚姻拿到了3亿元分手费,车晓否认这种说法。她表示两人分开是因为“性格不合,分歧太多”,暗示没有“小三”的存在。同时否认收3亿元的巨额分手费,“人家辛苦打下的江山,我不要。”

 

  资本市场的巨大诱惑,让李兆会这个学金融的富二代迷恋不已。而海鑫钢铁则成为李兆会“驰骋”资本市场的提款机。

  李兆会在接手海鑫钢铁之后的前几年走得顺风顺水。2004- 2008年,经济基本面很不错,钢铁产业利润很高;又赶上了2005- 2007年A股的大牛市。但2008年之后,实体经济和资本市场都快速向下,李兆会才发现自己在裸泳。

  海鑫钢铁这家山西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也是山西最大的民营企业,如今不得不面临全线停车,债主“围城”的绝境;海鑫钢铁董事长李兆会,十年来醉心于资本市场的快进快出,对钢铁主业几乎不闻不问,如今面对海鑫这个烂摊子依然是一躲了之。

  十年间,海鑫钢铁成了李兆会游戏资本市场的提款机。李兆会不断从海鑫钢铁抽血输向资本市场,然后很多资金消失于无形。坊间传闻海鑫钢铁的负债超百亿元,早已资不抵债,沦为空壳。天文数字的负债,难以计数的债主,上万工人的生计,都需要李兆会出面担当。只有将抽出去的血输回海鑫,海鑫或许有救。但关键时刻李兆会的失联,让外界深感恐慌。

  富二代如何接管家族企业?地方政府与民营企业之间应保持怎样的平衡?银行与民营企业如何共舞?干实业与玩资本该如何把握?……海鑫钢铁事件是一面镜子,将上述诸多问题一一折射出来,足以引发各界的思考。

  海鑫钢铁的倒塌

  4月初的山西运城,早已春意融融。然而,在运城市闻喜县东镇,却很难感受到生机勃勃的气息。

  听说南都记者要去海鑫钢铁,出租车司机发问:“是去海鑫要账?”在得到否定的答案后,司机又猜测:“那是去海鑫采访?现在去海鑫的,就是这两类人。”说起海鑫,出租车司机的话匣子就被打开了,“好端端的一家企业,硬是让李兆会这个小孩给玩完了,现在全县都在为海鑫受累。海鑫出事,闻喜各行各业都要受影响,出租车的生意都要差不少。”

  出租车司机的说法并非夸张,在闻喜有个说法,“海鑫钢铁打个喷嚏,整个闻喜都要感冒”。海鑫解决当地近万人就业,贡献了闻喜县近一半的财政收入。特别是在海鑫所在的东镇,全镇约6万人口,其中有近万人在海鑫工作,有80%的人靠海鑫吃饭。

  海鑫钢铁是由李兆会的父亲李海仓一手打造,是山西省第二大钢铁企业,李海仓因为经营海鑫钢铁有方,被称为“山西钢铁大王”,并顺利当选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对于海鑫钢铁所在地的闻喜县来说,海鑫更是该县的经济支柱。早在2004年,海鑫钢铁的年产值就达70亿元,实现利税12亿元,被评为纳税全国民企第一。2005年至2007年,海鑫钢铁连续三年蝉联山西百强民企第一名。而海鑫钢铁的掌门人李兆会则在2007、2008年连续两年跻身胡润百富榜,成为山西最年轻的首富。2010年,李兆会高调迎娶女星车晓,更是让李兆会成为娱乐新闻的主角。

  然而,表面光鲜的背后,暗疮丛生。

  “其实,从去年底开始,海鑫钢铁的生产就开始出问题了,到今年春节后,工厂的6座高炉开始陆续停产,到3月下旬,海鑫全面停产。这是海鑫建厂以来第二次出现全面停产的状况(上一次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当时海鑫停产了半年时间)。”在海鑫干了十多年的一位老员工老赵,在经过记者多次联系之后,答应接受记者采访。在海鑫工厂对面小饭馆的饭桌上,老赵告诉南都记者,“以前生产正常的时候,仓库堆得满满的都是铁矿石。现在仓库里都是空的。你再看看那些烟囱,已经很多天没有冒烟了。”

  海鑫老员工的说法,得到了闻喜县经贸委相关负责人的证实。该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海鑫去年进口了近6亿美元的铁矿石,但今年前两个月都没有一单进口,主要靠库存的铁矿石维持生产。“进入3月份,铁矿石用完了,海鑫也就全面停产了。”

  南都记者在闻喜县采访的几天,多次听到海鑫要恢复生产的传闻,但直到记者离开,海鑫依然丝毫没有复产的迹象。“一个高炉要重新点火,起码需要几千万元,再加上原材料的准备、配套设备的运行,启动资金就要上亿,6台高炉要全部或者部分恢复生产,没有几个亿乃至上十亿资金,根本不可能。”“我的钢铁”研究中心副主任曾节胜告诉南都记者。

  窥斑见豹,其实,海鑫钢铁的处境,是整个钢铁业不景气的一面镜子。此前的3月中旬,中钢协副会长刘振江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就透露,钢铁业2014年1、2月份行业效益比前两年更差,1月份重点统计单位又出现亏损,亏损金额达10亿元,企业亏损面达43%,创历史新高,2月份的情况也不好。“钢铁业现在才开始真正进入冬天。”

  债主围攻

  海鑫钢铁生产不正常的消息一经传出,立即触及到各方神经,而反应最为强烈的,自然是海鑫钢铁的债主们。

  其实,早在去年年底,当地银行监管部门就曾发出警示,要求各银行不要向已经从多家银行借款的钢厂放贷,该报告特别提到海鑫钢铁。显然,这一点名海鑫钢铁是有的放矢。有媒体报道称,海鑫钢铁出现了30亿元人民币贷款逾期的情况;更有说法称海鑫钢铁仅欠民生银行的贷款就高达58亿-70亿之多,其中20亿左右是无担保贷款,海鑫实际债务规模高达100亿以上,已经资不抵债。对于外界的传言,民生银行曾专门发公告予以澄清称:目前,海鑫钢铁在民生银行授信敞口19 .5亿元,全部是抵押担保贷款。对于海鑫集团的债务规模,南都记者分别致电当地银监局和统计局希望得到答案,但采访要求均被婉拒。当地统计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海鑫的事现在是闻喜的头等大事,上上下下都很关注,这个时候谁也不敢乱说话。

  记者通过多个途径了解到,今年3月初,工行闻喜县支行行长李海瑜曾亲自带队去过海鑫讨债,被银行行长逼债这在海鑫历史上还是头一遭,也足以说明海鑫债务问题的严重性;3月7日,市场传出“山西某钢厂因资金链断裂而停产,江苏钢厂收到银行口头通知称信贷将缩减20%”的传言,导致当天铁矿石、煤炭和焦炭期货三大品种齐齐跌停,而该传闻中的“山西某钢厂”指的就是位于山西运城的海鑫钢厂;紧接着的3月18日,海鑫的6座高炉全部停产,海鑫危机全面爆发。从3月下旬开始,海鑫钢铁的各路债主纷纷赶至闻喜县,围堵海鑫钢铁总部大楼,希望能抢在海鑫破产前拿到部分欠款。

  记者在采访期间,多次路过海鑫钢铁总部门前,总能看到五六个人坐在公司大门口,满脸都是焦虑之色。“堵门的基本上都是小债主,债务规模在几百万到几千万。大债主都是银行。他们不用堵门,他们有专门的渠道与海鑫高层沟通。”在海鑫门口堵门已经半个多月自称姓王的讨债人告诉南都记者。王先生是海鑫钢铁的代理商,每次进货都要给海鑫先打款。“合作了六七年都很正常,去年底打了一笔款之后,一直都没有收到货,到3月份才知道海鑫出事了,赶紧赶过来看看究竟。3月底的时候讨债的人更多,不少人在这里等了几天,海鑫方面只是派出了一个中层干部与债主周旋,并不能给债主一个明确的答复。海鑫的高层则一直不露面。不少债主讨债毫无进展,就回去了,我是会一直等下去,直到海鑫给我一个明确的说法。”

  除了债主堵门,让海鑫和当地政府揪心的还包括海鑫的近万名工人。从春节后以来,随着海鑫高炉陆续歇火,海鑫的工人也逐步“失业”。“尽管每天依然要求上班,但上班基本上都无事可干,且已经几个月没有发工资了,工人们的情绪越来越低落。不少工人都在自谋出路,但又担心拿不到前几个月的工资。纠结!”几杯酒下肚,老赵向记者大倒苦水。

  记者注意到,海鑫总部门口还停了一辆警车,几个警察坐在车里警惕地观察着四周。“主要是担心出现突发事件,并非针对具体的人。”一位中年警察简单地回答了记者的问题后就拒绝再说下去。

  失联的“董事长”

  工厂停产,债主堵门,工人“失业”,三大难题压身,都需要企业掌舵人出面来化解危机。然而,作为海鑫钢铁的董事长,李兆会却在关键时刻“失联”,不但中小债主、工人、媒体记者们见不到他,就是海鑫的中层干部、当地政府相关职能部门的人,也无法联系到他。李兆会的“失联”,进一步加剧了海鑫钢铁的债务危机。

  2003年初,海鑫钢铁创始人李海仓意外身亡,尚在海外留学的李兆会不得不遵从家族的意愿,中断学业回国接掌海鑫钢铁,成为海鑫钢铁的董事长。在接手海鑫钢铁之后的前几年,由于钢铁市场一片红火,海鑫钢铁可谓顺风顺水。2004年,海鑫钢铁的年产值就达70亿元,实现利税12亿元。此后几年,海鑫钢铁连续蝉联山西民企第一名,海鑫钢铁的发展达到了顶峰。

  在海鑫钢铁走向辉煌的同时,李兆会在资本市场开辟的第二战场,也是颇有斩获。

  2004年11月12日,海鑫钢铁旗下的海鑫实业以近6亿元的价格,受让中色股份所持民生银行1 .6亿股,成为民生银行第十大股东。在2007年上半年的牛市高点,海鑫实业抛售了手中民生银行近1亿股,套现超过10亿元。民生银行的投资成为李兆会在资本市场上最成功的投资。此后,李兆会还先后投资了光大银行、兴业证券、山西证券等公司,在这些公司上市后就套现走人。此外,在二级市场上,李兆会还分别投资了中国铝业、益民商业、兴业银行、鲁能泰山等上市公司。相对于在民生银行上的巨大斩获,李兆会后来在资本市场上的运作,并没有取得像样的业绩。但资本市场的巨大诱惑,让李兆会这个学金融的富二代迷恋不已。而海鑫钢铁则成为李兆会“驰骋”资本市场的提款机。

  “闻喜人都知道,李兆会根本就对钢铁业务不感兴趣,一年中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北京、上海、太原等地,很少回闻喜。即使是回闻喜,都是坐私人飞机回来,外人根本就不知道。海鑫钢铁的中高层一年都难得见到李兆会一面,供应商、闻喜县政府领导更是对李兆会的行踪毫不了解。董事长对海鑫钢铁不闻不问,不断从海鑫钢铁身上抽血,加上钢铁业这几年十分不景气,海鑫钢铁能不出事吗?”闻喜县经贸委一位中层干部在说到李兆会时感慨道。

  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张海洋看来,李兆会在接手海鑫钢铁之后的前几年走得顺风顺水,更多是幸运,而非李兆会本身有太大的能量。“2004- 2008年,经济基本面很不错,钢铁产业产能得到充分释放,利润很高;而李兆会能够入股民生银行,更多是得益于其父亲李海仓的荫庇,又赶上了2005-2007年A股的大牛市。2008年之后,实体经济和资本市场都快速向下,李兆会才发现自己在裸泳。”

  在海鑫债务危机爆发、海鑫钢铁完全停产之后,作为董事长的李兆会依然“神龙见首不见尾”。尽管有传闻称李兆会在3月底秘密回到闻喜处理海鑫问题,并与公司高层开了一个小型的闭门会议,参会的还有数位县政府人士。但直到目前为止,李兆会也没有公开露面,也没有回应各方面的质疑,海鑫钢铁方面和闻喜县政府也没有就如何化解海鑫当前的困局给出解决方案。

  家族恩怨里的弃儿?

  如果不是一步步被抛弃,海鑫钢铁很有可能发展成为国内民营钢铁的龙头,但海鑫最终的结局,却是走向了反面。

  李海仓遇害之后,李海仓的父亲李春元力挺李兆会接班,而海鑫钢铁的另一位创业元老,时任海鑫集团总经理的李天虎(李兆会的五叔),却被剥夺了总经理的职务,成为海鑫集团下属一家水泥厂的负责人。此前,李兆会还将创业元老、海鑫集团副董事长兼党委书记辛存海调离权力核心。李天虎在海鑫钢铁很有威望,以实干著称,本来是海鑫钢铁最适合的接班人,却被扫地出门。海鑫钢铁今日之败局,其实在那时已经埋下伏笔。

  在将创业元老先后排挤出海鑫钢铁之后,李兆会巩固了自己在海鑫钢铁的地位。随后,李兆会让自小与自己关系最近的六叔李文杰掌舵海鑫钢铁,自己则将主要精力放到了资本市场上。2009年之后,李文杰逐渐从海鑫的管理层消失,接掌海鑫钢铁大权的,则是李兆会的妹妹李兆霞。但李兆霞只是控制公司的财务大权,对具体的经营既不懂也不关注,海鑫钢铁实质上已经沦落为一个“弃儿”:公司员工、合作方常年见不到真正的管理层,就是闻喜县政府的各个职能部门,也很难联系到海鑫高层,海鑫钢铁陷入了群龙无首的局面,完全靠惯性维持运转。

  “2008年之后,钢铁市场越来越不景气。其他钢铁企业拼命在维系,而海鑫钢铁却出现了管理层集体不作为的怪现象。这时候的海鑫钢铁,正是需要输入资金应对困难局面的时候,李兆会却继续从海鑫钢铁抽血投向资本市场,导致海鑫钢铁的债务窟窿越来越大,以至于发展到目前的失控局面。”一位长期与海鑫钢铁有业务往来的钢铁贸易商告诉南都记者,“抛弃海鑫的,不是市场,而是李兆会自己。”

  有媒体报道称,在3月底李家的闭门会议上,李春元曾提出过在家族内解决海鑫问题的方案:李春元和李兆会的几位叔叔,每人拿出1亿元左右的资金,实现家族内部融资,帮助海鑫集团先启动其中一个高炉,以缓解当前的危机。但这一方案遭到了李兆会五叔李天虎的抵制。

  在海鑫钢铁的老员工老赵看来,这一说法可信度很高。“当年李天虎被扫地出门,现在海鑫出问题了,却要让他掏钱来解决问题,是谁也想不通。除非让李天虎重新执掌海鑫的大权。当然,即便李天虎对海鑫钢铁有感情,即便李兆会也愿意让位,但如今面对海鑫这个烂摊子,李天虎愿不愿意接手也是个问题。”

  南都记者通过多个渠道找到李天虎、李兆霞的手机,试图采访这两位当事人,但手机不是没人接听,就是转到秘书台。

  两难的地方政府

  海鑫钢铁是闻喜县的经济支柱,辉煌的时候,海鑫是闻喜县的一张名片;如今海鑫钢铁岌岌可危,闻喜县乃至运城市手中都多出了一个烫手山芋。

  就像其他地方的明星企业一样,海鑫钢铁在闻喜县乃至运城市,都得到了超常规的待遇:企业用地、银行贷款得到优先安排,环保等问题也没有给海鑫钢铁带来麻烦。来自银行方面源源不断的贷款资金,支撑着海鑫钢铁的运行。以至于当海鑫钢铁债务危机爆发后,市场传言称海鑫的债务规模超过百亿元,这一数字甚至超过了知名光伏企业无锡尚德破产时的负债规模。

  南都记者在闻喜县采访期间,不论是政府各个职能部门,还是各大金融机构,都对海鑫钢铁的话题忌讳如深,对记者的采访纷纷避而远之。

  “现在有声音说,海鑫债务危机应该交给市场去解决,政府部门不应该插手。道理是这个道理,但知易行难。闻喜县就这么一个大型企业,如果海鑫真的垮了,近万人的就业问题如何解决?财政收入的空缺谁来填补?万一出现群体性事件,又该由谁负责?现在政府是处于两难境地:不出手相救说不过去;想出手相救,那么大的窟窿,别说闻喜县了,就是运城市,都填不了。”该县经贸委的一位中层干部在与记者私下聊天时抱怨道。

  据记者多方了解,目前,针对海鑫债务危机,银行工作小组和政府工作小组都已经开始介入,但直到目前为止,两个小组都没有取得什么实质性进展。处理危机的主导权依然掌握在李氏家族手中。不过,为了防范风险升级,多家银行从3月份开始,就对海鑫抽贷,这成为海鑫钢铁债务危机爆发的导火索。但与海鑫钢铁颇有渊源的民生银行,依然在力挺海鑫钢铁。

  民生银行3月26日就海鑫钢铁贷款情况做出澄清,称媒体报道的“海鑫钢铁在民生银行的贷款就达58亿-70亿之多,其中20亿左右是无担保贷款,民生银行现在正与其他银行讨论如何将这20亿运作成担保贷款”的消息不实,目前,海鑫钢铁在民生银行授信敞口19 .5亿元,全部是抵押担保贷款。民生银行正在和相关政府部门及银行同业一道,协商共同化解风险,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破产或成唯一出路

  海鑫钢铁债务危机愈演愈烈,但不论是李氏家族,还是闻喜县乃至运城市,到目前为止都还未能制定切实可行的应对方案,海鑫钢铁的复产也是遥遥无期。海鑫钢铁将走向何处成谜。

  在海鑫钢铁传出债务危机消息的第一时间,河北的两家民营德龙钢铁、河北敬业集团分别赶赴闻喜考察,欲接盘海鑫钢铁。其中,河北德龙钢铁早在3月19日就派人到海鑫钢铁总部了解情况,试图托管海鑫钢铁,共同支付欠款。有海鑫钢铁内部人士向南都记者透露,德龙和海鑫有10亿元互保,海鑫钢铁欠德龙钢铁的债务规模大约为10亿元,因此,德龙有动力参与海鑫的托管。不过,有说法称,德龙的人在海鑫考察了两天之后,发现仅海鑫的5、6号高炉的维修费就需要5亿- 6亿元,加上海鑫的巨额债务,德龙根本就不敢考虑接盘。

  3月21日,河北敬业集团总经理李慧明一行四人步德龙的后尘,赶到海鑫集团总部,向海鑫表达了合作的意愿。然而,海鑫集团的高层并没有会见李慧明一行,而是由集团行政部经理段学慧出面应付了之。显然,敬业集团的热脸贴在了海鑫钢铁的冷屁股上。此后,市场不断传出海鑫钢铁巨额债务问题,进一步加深了敬业集团的顾虑。敬业集团副总卢增元就对媒体表示,具体原因不好说,但与海鑫的合作可能性已不大。

  两家有意愿接盘海鑫的钢企都意兴阑珊,使得重组海鑫的这条路几乎被堵死,剩下的路几乎只有一条,那就是破产。“海鑫最大的问题就是债务不透明,不知道埋有多少地雷。只有先破产,将债务剥离,才会有企业真正愿意接盘。”莫尼塔钢铁行业分析师金海东指出。

  尽管海鑫钢铁已经岌岌可危,但海鑫钢铁的“海鑫”商标是“中国驰名商标”,其高速线材和螺纹钢都是山西省名牌产品,在山西及周边市场,海鑫钢铁仍然保持较高的市场占有率,这是海鑫钢铁的价值所在。前述接受南都记者采访的海鑫钢铁的代理商也是债权人之一的王先生就表示,“如果李兆会能将其从海鑫钢铁抽离的资产重新注入海鑫,并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海鑫钢铁或许能够迈过这道坎,海鑫的债主们也就有望收回部分债务。问题是李兆会会这么做吗?”

  相关报道

  传史玉柱受海鑫“牵连”辞民生董事史玉柱微博回应称:十八杆子打不着

  李兆会的海鑫钢铁债务危机,还将另一位更有名气的投资大鳄史玉柱牵扯了进来。

  史玉柱如何与李兆会相识,外界不得而知,但在2013年9月,岩油开发企业辽宁成大发布金额高达18亿元的定向增发股票预案,股票的定向发行对象仅有两家:史玉柱控股的巨人投资有限公司和李兆会控股的上海海博鑫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其中,史玉柱认购8亿元,李兆会认购10亿元。双方自此有了交集。在海鑫债务危机爆发后,史玉柱还发微博力挺李兆会,呼吁“社会要包容80后年轻实业家”,甚至直指“银行抽贷40亿,导致流动性出问题”。

  3月25日晚间,民生银行发布公告,确认史玉柱请辞民生银行董事。上周,有媒体刊文称,史玉柱弃权民生银行,真实原因很可能就是被海鑫钢铁拖累。

  针对媒体的报道,4月9日早间,史玉柱在新浪微博中回应:看财经报道《史玉柱弃权民生银行背后:或被海鑫钢铁拖累》,我笑歪了鼻子。财经报道不该娱乐化,走八卦路线。我辞民生董事与海鑫钢铁,十八杆子都打不着的事,居然能扯到一起。搞不懂海外上市公司私有化过程中银团过桥贷款的性质和用途,乱定性。我退休了,财经记者,以后多报道些我约女孩吃饭的事吧!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编辑:庞茜元 来源:南方都市报
返回首页>>>
分享到:中青微博
[心情排行榜]
相关资讯
http://qyj.youth.cn/.xwtt/201404/t20140414_5019298.htm
怎样的家族恩怨毁了钢铁巨人
gb2312